全国咨询服务热线:029-81208175

秒速时时彩有限公司

主机配件

Accessories

联系我们 Contact
客服服务热线:
联系电话: 029-22895172
  029-22895527
商务电话: 13975102599
  18999287163
传真:029-22895527
地址:广东清远建兴镇工业园
当前位置:主页 > 剧集新闻 > 日韩剧新闻 >

并请自行承担全 部责任

并请自行承担全 部责任

  看到得到了一滴泪水的项链,而心中充满感动的智贤,得知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是有一个爱她的人,带着感恩的心的她,确信这个人就是舒雨,因此找上了舒雨工作的面包店,想要对她致谢。

  回到宜景的房间的智贤,看到箱子中宋宜秀寄给宋宜景的卡片,并想起宜景是育幼院出身的。从睡梦中醒来的宜景,看到清扫得干干净净的浴室,一阵惊慌的她,尽管认定自己一定是会梦游,但却又有种自己身体里好像还有另一个人的感觉,于是决心去接受催眠治疗...。

  与珉浩一同在开着樱花的路上散步着的宜景,感到一阵晕眩后,便无力地昏倒了,而智贤的灵魂也自伊景的身体中弹了出来!珉浩急着搀扶着宜景,而醒了过来的宜景突然打了寒噤,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询问珉浩“你是谁”,而远远的看见珉浩和宜景在一起的模样的仁晶则是大受刺激...。

  就像被迷惑般,站在路上的宜景,眼前突然浮现了与宜秀之间的回忆。一方面,因为突发事件而出现在智贤眼前的调度员,他责怪智贤是个惹事精... 。

  韩江还是假装不知道智贤附身的事,自己珍藏着对智贤的真心,给智贤吃好吃的食物。他打听了海味岛还有需要在登记簿上使用印章的问题存在。智贤也感觉到韩江明显对自己好了很多,奇怪之余她想到了是不是江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对着调度员瞎嚷嚷。

  另一方面,仁晶对所谓的智贤的朋友朴正恩起了疑心,一一分析了疑点后,告诉珉浩:智贤的印章也许和那个朴正恩有关联,珉浩反过来觉得仁晶让他头大,冲她发火……

  智贤在宋伊景的毕业照中看到宋伊秀的照片,宋伊秀与调度员一模一样的脸孔让她非常惊讶,因而急忙地将照片拿给调度员看,从智贤那得知自己曾与宋伊景相爱的事实,对于自己生前的模样感到好奇的他,一边说着太不可理喻了,就消失了...。

  一方面,仁晶发现宋伊景并不是智贤那个叫做朴正恩的朋友,为了要试探伊景心中的想法,于是约了她要见面,而韩江则是发现智贤留下要爸爸变更遗嘱的讯息...

  下意识地回答了珉浩的问题的伊景显得有点慌张,正好景彬发现了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她,于是出手相助,珉浩发觉伊景有点异常,智贤则是因为不晓得是不是智贤附身在伊景身上而陷入恐慌中。

  一方面,伊景对景彬诉说了与伊秀之间的心痛的回忆,泪流不止,而在一旁看着她的调度员不知不觉地也哭了...。

  接过智贤拿来的自己过去的照片的调度员,突然间智贤的模样与五年前伊景重叠了,也想起自己和伊景之间因为误会而起争执的日子,结果,想起了自己对伊景的记忆和感情的他,流着泪,并想起自己的前世。

  一方面,得知智贤附身在伊景身上的珉浩,来到伊景居住的地方,并偷偷给了房东一张支票,要他将伊景赶出去...。

  韩江看到伊景坐上计程车似乎要去什么地方,惊慌的他于是追在伊景的身后,调度员拉起了昏倒的智贤,并让她坐上自己的摩托车,便往首尔站的方向疾驶而去,到了首尔站的伊景,搭上了火车,于是智贤和韩江也跟着上了车。韩江告诉伊景,有个只有她存在自己才能够找到的人,拜托她帮忙,而智贤则是哭着说自己只能再活十天,这时候的伊景,突然听见了智贤恳切的声音。

  附身在伊景身上的智贤,再也无法隐藏对真心对待自己的韩江的感情,在韩江身后猛然地拥抱他,吃惊地缩了一下的韩江问了,“是智贤吗?”,让无法回答的智贤感到心痛。

  只剩下7小时55分钟的智贤主动要求上电梯.就在伊秀要打开电梯门的时候,项链里代表伊景和西雨的剩余两滴眼泪出现了,躺在病床上的智贤也醒了过来...

  接到智贤奇迹似的清醒了的韩江,急忙的赶去见智贤,却只听到她以过去的语气向他说了声:“好久不见。“得知智贤忘记过去49天的记忆的韩江,感到非常的惋惜...。

  一方面,调度员的任期即将截止,伊秀于是约伊景见面,伊景因为自己突然飞上半空中,并且手中接到一个信封,信封上写着“来自宋伊秀先生的招待“,这让她非常惊讶...。

  讲述幸福的女主角智贤在结婚前一星期不幸遭遇车祸,而由此发生的梦幻爱情故事。为了挽救智贤的生命,必须在49天内找到为她真心流泪的三个人,而且这三个人必须不是亲属。婚礼前一周,智贤为了要筹备自己独一无二的婚礼??,忙翻了天,有着独特的乐观个性的她,尽管为了自己的婚礼忙进忙出,但却还有一件事是让她相当费心的,就是珉浩的后辈韩江,尽管她和韩江是高中同学,但是却总是吵架的他们,就算到现在已经过了10多年,她却依然觉得韩江很讨厌她,但就算这样,自己却异常的在意这件事。在爱人5周年的忌日这天,又来到事故现场的宜景,却突然冲向疾驶而来的车辆....因此而紧急刹车的车辆,造成了后头的追撞事故,而正好想着别的事情的智贤,尽管转动的方向盘,却依然“硄”的撞上了货车。

  婚礼前一周,智贤为了要筹备自己独一无二的婚礼??,忙翻了天,有着独特的乐观个性的她,尽管为了自己的婚礼忙进忙出,但却还有一件事是让她相当费心的,就是珉浩的后辈韩江,虽然她和韩江是高中同学,但是却总是吵架的他们,即使到现在已经过了10多年,她却依然觉得韩江很讨厌她,但就算这样,自己却异常的在意这件事。

  在爱人5周年的忌日这天,又来到事故现场的宜景,却突然冲向疾驶而来的车辆....因此而紧急刹车的车辆,造成了一系列的追撞事故,而正好想着别的事情的智贤,尽管尽力转动着方向盘,却依然硄地撞上了前面停着的卡车……

  借着宜景的身体回到这世界的智贤,眼前冒出来的调度员(死神)告诉她,在49日间可以复生的三个条件。还有,和自己通信用的手机以及手里抓着的4万9千元,这钱也要用工作偿还,之后嗖地坐上摩托车就走了。莫名其妙看着调度员离去的智贤。现在,也只能接受现实了。因为宜景是夜间工作,所以智贤只能在白天宜景睡觉的时候进入宜景的身体。也必须要在她醒来之前回到家。走出她的身体。

  另一方面,被智贤事故的消息极大冲击着的韩江,突然已被智贤附身的宋宜景跑到他面前,不由分说地说要在他那里打工……韩江看到她不经意间的小动作和智贤很像,允许她打工。

  正在打工的宜景刚好遇上来饭店喝酒的珉浩,又不能说明自己是谁 只能默默的关心……差点错过了回去的时间。

  韩江看宜景(智贤)连盘子也端不好,怀疑她的学历和工作经验作假,让她回首尔酒店开证明……来酒店开证明的宜景(智贤)碰巧遇上了珉浩以及仁晶……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不约而同去了18楼:房间…

  这让智贤想起在出车祸之前亲眼看到珉浩和仁晶在同一个车里,动作亲密,也正是因为这个分了心,才出了车祸。

  看到珉浩和仁晶的密会现场的智贤,带着想要逃离的心情,冲出了建筑物外,她认定调度员必定握有经历证明书,便按下了呼叫调度员的按钮,并对着刚出现的

  一方面,韩江在酒吧出口旁发现呆滞的蜷缩在地上的智贤,依然因为冲击而发着哆嗦的智贤胡言乱语的说着,她看到自己的未婚夫了,而后将自己手上的经历证明书递给韩江后,便昏了过去……

  用着宜景的模样偷偷潜入自己家的智贤,知道自己得在珉浩之前先找到自己的印鉴图章,却被突然出现的人声吓得惊慌地只能挂在二楼的窗边,来到智贤家的珉浩翻遍了智贤的房间,找不到印鉴图章的他,失望地离开了,但是目睹了一切的智贤却因而感到更加受挫。

  一方面,韩江责怪打工途中翘班后回来的宜景,两人便起了争执,但是看到了宜景的行动的他,却突然想起了智贤....

  下了什么决心的智贤,喀啦喀啦的走向门口,并且毫不迟疑地按下了电铃,透过内线,传来了询问是谁的智贤妈妈的声音,她便随口说了自己是智贤的朋友朴正恩,并说有点要事就走进家里,智贤见到了依然沉浸在悲伤中的妈妈,虽然心里涌上一阵难过,却因为自己是以宜景的模样来的,只能忍下心里的悲伤。在智贤房里的长颈鹿娃娃中拿出印鉴图章的智贤,知道这一切都要结束了,便走出了家门口,之后才来到的仁晶,发现了印鉴图章已经被取走,感到非常慌张…

  韩江觉得珉浩对于宜景已经是过分的关心,甚至质问珉浩是不是把宜景当成女人看待,被这质问搞的头脑紊乱的珉浩自韩江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却正好遇见了宜景。面对总是带着好像知道什么的表情的宜景,珉浩发了一顿脾气。

  面对就像是好朋友般与自己相处的宜景,韩江却因为老是不由自主地想起智贤而感到内心混乱,也不禁怀疑起珉浩被动摇的心,而后看到宜景下了珉浩的车的他,终于发了一顿大脾气,并将宜景给解雇了...。

  由于无端缺勤,而被便利商店解雇了的宜景,而她的生理时钟也受到影响,睡也睡不着,在墙边坐着等待的智贤,望着没办法睡着的宜景,想到自己要去珉浩家的时间就已经快到了,渐渐变得坐立不安。

  好不容易等到宜景累得睡着了,终于进入宜景的身体的智贤,却突然对宜景的人生感到好奇,她翻出了宜景行李中的一个盒子,却因为宜景突然自睡梦中醒来,被弹出了宜景的身体,宜景看到被自己拿出的盒子和被弄乱的房间感到疑惑,又起了轻生之心。吃惊的智贤,吓得紧急地呼唤调度员!

  仁晶一进入珉浩的家中就看到穿着围裙正在做事的宜景感到非常惊讶,宜景看到能够随心所欲出入珉浩家中仁晶,脸色一沉,面对宜景伤人的言语,仁晶随便胡诌了一个来珉浩家的理由后,离开珉浩家的她,便立刻要珉浩将宜景赶走。珉浩不知不觉渐渐对宜景的一举一动费神,而知道宜景跑到珉浩家做事的韩江发了一顿脾气...。

  韩江看不下去宜景呆在朋友未婚夫的家里,所以又让宜景到他的店里工作,宜景则是从韩江的模样感觉到对自己的感情而痛哭。为了准备生日派对而来到韩江的店里的仁晶,叫来了宜景,并要她对在姜珉浩的家里看到她的事情保密,但宜景却顶撞她是不是正在和珉浩交往。一方面,智贤爸爸决心要立下要将公司留给珉浩的遗嘱...

  看着正弹着钢琴的宜景的韩江,突然有一瞬间将宜景的模样和从前的智贤重叠了,更确信连弹奏时的身体动作也和智贤一模一样,于是他情不自禁地问了宜景,“你是不是智贤?是智贤吗?”这让惊慌失措的宜景急忙否认...。

  智贤爸爸突然肌肉麻痹而昏倒,来到医院的宜景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爸爸而流着泪。一方面,因为对时间到了却没有来上班的宜景感到好奇的韩江,来到了宜景的家门口,但是却因为宜景不认识他而感到慌张又疑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第11集看到得到了一滴泪水的项链,而心中充满感动的智贤,得知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是有一个爱她的人,带着感恩的心的她,确信这个人就是舒雨,因此找上了舒雨工作的面包店,想要对她致谢。回到宜景的房间的智贤,看到箱子中宋宜秀寄给宋宜景的卡片,并想起宜景是育幼院出身的。从睡梦中醒来的宜景,看到清扫得干干净净的浴室,一阵惊慌的她,尽管认定自己一定是会梦游,但却又有种自己身体里好像还有另一个人的感觉,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