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咨询服务热线:029-81208175

秒速时时彩有限公司

主机配件

Accessories

联系我们 Contact
客服服务热线:
联系电话: 029-22895172
  029-22895527
商务电话: 13975102599
  18999287163
传真:029-22895527
地址:广东清远建兴镇工业园
当前位置:主页 > 剧集分类 > 日韩剧 >

我刚才还想为什么这样

我刚才还想为什么这样

  新浪娱乐讯 电视剧《四十九日祭》正在湖南卫视热播,这部剧从南京大屠杀前的七天,历经屠城六周,四十九日的灵魂超度,最后一直延伸到战后的法庭审判,很少有作品能做到像它这般详尽重现民族罹难史。其中有生命的践踏、人性的扭曲,还有对于罪恶的深刻反思。导演张黎、主演张嘉译、宋佳、黄志忠做客新浪聊天室,聊故事的创作和拍摄,沉重、又让人无法忽视。

  主持人赵宁:欢迎各位新浪网友,这里是新浪直播间,我是主持人赵宁。张黎导演的最新作品《四十九日祭》,在湖南卫视的金鹰独播剧场跟大家见面,就在12月1号。今天很有幸请到张黎导演以及剧中三位主演共同请到新浪,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主演宋佳,欢迎你。欢迎一下导演张黎,欢迎。欢迎一下张嘉译,欢迎你。欢迎主演黄志忠,欢迎。

  沉默四人组,都是很克制地跟大家打了一声招呼。说到这部作品《四十九日祭》,我之前做了一些功课,了解到这是张黎导演做了十年的准备才跟大家见面的一部作品。十年的时间,为什么才呈现出这样的一个作品呢?

  张黎:这个有误,我是跟严歌苓认识有十年,认识的时候当初就有一个约定,将来把她的小说改编成电视剧。

  主持人赵宁:但是当时她还没有这个小说。为什么选拔把这部小说改编成电视剧?

  张黎:我们回过头要来谈谈日本,这些年日本以国家的形式、政府的形式,大规模的洗削1937年发生的这件事情,可以说几近成功,这个我觉得是反逼我们做这件事情。

  张黎:本来就不应该忘却,本来是一个不应该忘却的事情,我们今天又提到不要忘却,我觉得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一个人身上的伤疤你能忘却吗?你忘却不了,但是大部分人已经忘却了。

  主持人赵宁:更何况这是一个民族的伤疤、烙印。导演,因为您跟张艺谋导演也是同学,张艺谋导演也根据这部小说作品改编成一个电影作品,跟大家先期见面,所以您的这部作品不可避免地跟他的那部作品之间产生比较,对此您怎么看?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张黎:这个问题很多人在问,每个创作者积淀一部作品的时候是没有太多自我的,都是从自己的价值观判断,从自己对人物、对角色、对情节的理解,独立完成。如果非要比较,它是取材中篇,电视剧是取材于严歌苓改编的长篇,我们也是拜电视剧篇幅所赐,有更大的容量。原来它是一条线,现在我们大概有三四条线,故事更丰富,对主题的揭示包括主题跟小说的修订,跟歌苓我们俩谈了一年多,重新界定了主题,这个主题,它是一个写中国人自救的故事。当时有两个说法,外部的神救不了中国的人,外部的人救不了中国的人,靠我们自己民族自救。

  主持人赵宁:所以在电影当中我们所熟悉的来自于国外的神父,这次在电视剧当中就成为了张嘉译老师所饰演的人物。张嘉译老师,您怎么理解这个人物呢?刚才导演提到了一个自救。

  张黎:他本职上不是神职人员,他是一个假神父,是教堂里打工的,是一个工友。

  张嘉译:一直在冒充神父。这个角色也得感谢黎叔一直在给我这么好的角色,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跟大家一起做这件事,很有意义的一件事。相比较外国人来演这个神父,两个角色之间,一个可能是更旁观者一些,一个是亲历,这个角色跟其他人一样,他在亲历这些事情。

  主持人赵宁:在网上有很多朋友评价您这个角色很呆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处理?是黎叔的要求还是自己的考虑?

  张嘉译:实际上黎叔一开始跟我讲,它有一个过程,每一个人物,可能从起点到终点,我们讲述的是一个过程,包括这个人物也一样。这个过程才能形成这个完整人物的一个变化。他的变化也就衬出了整个故事的进展、发展。一开始并非是一个神父,就是在教堂里打工的,没有定义为一个英雄,就是一个平常人。

  主持人赵宁:像宋佳这次所饰演的赵玉墨,因为之前我们也通过电影作品有些熟悉这个人物,这次在电视剧当中有什么不同的呈现?

  宋佳:我可没他们那么坚强,一谈到这个戏,都觉得拍了一个戏一样,我去年只拍了一部戏,就是这个戏,我拍了5个半月,休息了8个月,都没缓过来。

  宋佳:因为这个戏好虐,可能也是因为我本人是一个女性。再加上我对玉墨的爱,我看严歌苓老师这部原著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这个角色,我觉得她在表演上有很大的挑战跟空间,首先来自于她的身份,又来自于这么一个题材,在这么一段沉痛的我们自己民族曾经一段伤痛中的1937年的女性,一个中国女人的形象。抛开她的身份,我觉得她非常了不起,非常坚韧,所以我非常爱这个角色。我觉得每个版本都有不同,从演员角度来讲,大家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故事本身呈现就不一样。对我而言,玉墨是一个我全新的一次挑战,期待观众看到她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反应。

  宋佳:我杀青之后在家三天躺在床上没起来,几乎没出门,整天蓬头垢面在家躺着。这部戏投入了很多情感,前期准备也很多,看了很多南京大屠杀的书,包括张纯如的文学作品,特别让我难以接受。在戏里面,我们这个戏每一段的情感都特别动人,加上玉墨在这一版中,你看到她的爱情故事,受是跟黄志忠老师,再就是跟张嘉译,包括胡歌,看到她跟几个男人的这种情感故事,所以非常动人,又凄美。所以,是一个我非常不舍得的一个角色。

  宋佳:首先就是生死太多了,再加上我的三段情感故事,跟黄志忠老师是非常耍心机地想去得到一个男人,结果她非常介意我的身份。然后到了胡歌这个军官,像小说一样,他们俩有一段非常动人凄美的一段爱情,虽然很短暂。然后到了我的老搭档嘉译这儿,我们又是一种共患难的战友般的情谊。所以,几段情感都非常打人,让我觉得很难以承受。

  主持人赵宁:我们先从黄志忠老师所饰演的孟繁明说起,在电视剧当中,我相信孟繁明这个人物会有更多的展开空间,对吗?黄老师一开始就锁定你饰演这个人物吗?

  黄志忠:对,黎叔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这个角色特别好,我说那太好了,所以就来了。黎叔召唤就得来。

  黄志忠:对。实际上我更多的对手戏是跟女儿,跟女儿这组人物关系,他既是一心想把女儿要从生命的绝境里面救出来,也是他自救的一个过程,大难临头,对生命的那种渴望,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父亲。

  张黎:他就是干了糊涂事,但是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在最后的关头,他是站起来了,他的腰杆还是挺直了。

  主持人赵宁:刚才说到黄志忠老师跟您合作过很多部作品,其实这两位也是合作过的演员,之前大家都非常熟悉宋佳和张嘉译老师演的《悬崖》,也让他们俩拿到了视帝、视后,这次把他们俩组合在一起,是有受之前合作的一些影响吗?你是觉得他们在某种程度上特别能产生化学反应吗?

  张嘉译:跟黎叔的合作我特别期盼,一直在等,包括跟黎叔也在聊的时候,我说我特希望跟你合作一个特有劲的戏,不要说可能特别显得拍一拍就过去了,大家笑一笑、乐一乐,很简单的一个戏。因为他在我眼里是一个非常有思想的导演,他可以去深度思考,可能演员希望跟这样的导演合作,来开发你很多的一些潜能。拿到这个题材的时候,黎叔跟我聊的时候我特别兴奋。其实刚才一聊到这个戏的时候,本来大家还很轻松,一聊的时候就沉重了。

  我刚才还想为什么这样,就是在整个拍摄的过程当中,马上还原到我们大量做工作,小宋说她很长时间缓不过来,可能每个人都是这样,因为做功课的时候,不光我们在做,黎叔几乎给每一个演员找好了书,你要看这些书,要观摩这些影片,你要了解。虽然我们已经很了解、很了解了,之所以能合作,就是大家的观点非常一致,就是刚才黎叔说忘掉是一个悲哀,应该不能忘掉。可是恰恰在现在很多时候,大家好像很轻看这个事情,好象与己无关了,就过去了一样。并不是说要记住仇恨,但是你要记住这段历史,你时刻拿它出来反思一下。你在这个看节上,你可能有这个责任和义务,让大家记住这一段,不是非要记住有多大的仇恨,但是这段历史不能忘。要拿它来反思,要来自检。

  张黎:巴尔扎克曾经说过一句话,有些罪孽是不允许笑容的。可以宽恕,但真的不能忘记。我们因为是投入时间比较长,越看越难受。仅就一个剧来讲,我们其实就是摘取中间那么一点点,大量的史料,大量不忍看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张嘉译:其实在演的过程中,这部戏我演得特别矛盾,不像其它戏,有时剧本拿到,剧本你聊清楚摸透了以后,很好上手。你的表达,你能找到一个方向,OK,这一点就可以了,你表达的方向会找得很准。这部戏你演的时候,总觉得不够。后来跟黎叔还聊,我说我总觉得演得不对。最后自己可能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内心存在的东西太多了,你永远觉得你的表达跟不上,实际上拍得挺沉重的,拍的也很累,但是觉得你可能是拍的最有意义的一部戏,因为你确实在用自己的全力想拍好它。

  宋佳:刚才张嘉译在聊的时候,我心里就闪现,总觉得自己能不能再好一点,再看看自己能不能再往前走一步。这个团队,从导演到每一个演员,每个人都是最认真的的创作者,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合作你会觉得很放心,会很投入,专注地做好你想做的事情,演好你这个角色,甚至你会担心自己做的是不是还不够好。这次拍这个戏,已经不是仅仅完成一部作品,是我干的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这部戏即将播出了,每个中国人都应该看,这是提醒我们自己要自醒的一个题材、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