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咨询服务热线:029-81208175

秒速时时彩有限公司

主机配件

Accessories

联系我们 Contact
客服服务热线:
联系电话: 029-22895172
  029-22895527
商务电话: 13975102599
  18999287163
传真:029-22895527
地址:广东清远建兴镇工业园
当前位置:主页 > 剧集分类 > 日韩剧 >

从观众对新一季《奇葩说》的疑问中

从观众对新一季《奇葩说》的疑问中

  金羊网讯 记者符畅、实习生任亚文报道:12月16日,由共青团广东省委员会、羊城晚报报业集团联合主办的“新青年·新媒体”2018新媒体行业南方峰会在广州举行。米未传媒首席品牌官、《奇葩说》第二季“奇葩之王”邱晨作为“神秘嘉宾”最后登场。

  “大家肯定想从我这里听到关于奇葩说的内容,那我从这儿开始说起。”邱晨开门见山地说。不久前,米未传媒创办的网络综艺《奇葩说》第五季刚刚落下帷幕,作为教练的邱晨坦言,“打了一场非常艰难的仗。”

  事实上,《奇葩说》从第一季到第四季,创下了许多“奇迹”:第一档招商过亿的网络综艺;第一季受众中,20岁到25岁用户是主力,到第四季,35岁以上的观众竟然占到了很高的比例。而第五季的数据,更加“激动人心”。

  “第一,‘95后’的用户占到了《奇葩说》用户非常大的比例;第二,更令我们开心的是,这一季的新观众占到了一半以上。”邱晨说。而她也发现,网络上出现了一些“抱怨”的声音,抱怨最多的是:“你们的爱情题也太多了”。

  “你们以为我想吗?你们作为观众受不了,我们作为选手该多难受。这一季所有爱情题输出的论点加起来,可能已经超过了所有选手谈恋爱的次数。哪有那么多东西可以讲?”邱晨说完,台下爆发出阵阵笑声。

  她随即解释,“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选择,并且不后悔呢?因为所有题目其实都是从用户来的。”在这季《奇葩说》开播前,编导组曾发动了大规模调查,了解用户喜欢什么样的辩题、真实生活中困扰用户的问题是什么,结果发现,大部分困扰都集中在感情方面。“这才是《奇葩说》感情题的由来。”她说。

  不过,邱晨也指出,这一季《奇葩说》中,获得最高点击量和评论的话题是关于“知识共享”的,即“假如有一天有一种技术能够瞬间共享所有的知识,是否愿意支持”。这一期节目中,辩手陈铭和詹青云的辩论环节非常精彩,令观众感到震撼,被称作“神仙打架”。

  “神仙打架很好看,但是神仙不能一天到晚打架,神仙打架多了就会被迫下凡。”邱晨说,“作为一个辩手不得不承认,在我的眼里没有不好的题目,只有打不好的比赛。也就是说,感情题也能打出深度,有深度的题目也有可能打得不行。”

  此外,还有用户抱怨《奇葩说》在“讨好年轻人”,对此,邱晨表示,“是的,我们要想方设法满足年轻人的需要,但我们没有资格去教育年轻人,反而是年轻人要教育我们,因为他们才是未来真正社会的中流砥柱,我很高兴向年轻人学习。”

  从观众对新一季《奇葩说》的疑问中,邱晨也总结出新媒体运营的几点心得。首先,新媒体人生产内容要从尊重用户出发。很多观众期待《奇葩说》能够改变年轻人的想法,但邱晨认为从价值观引导年轻人的做法略显傲慢,“我们只有尊重用户,才能做出受用户欢迎的内容,才可能进一步影响用户。”但她也强调,尊重用户也不要被用户期待所绑定,“很遗憾,这就是每一个媒体人需要去平衡的一件事情,平衡能力决定着内容的深度。”

  邱晨说,从杂志、报纸到现在的综艺,她也做了十多年的媒体工作。她表示,做内容是一件特别容易让人“嗨起来”的事情。

  “做传统媒体会接触非常多各行各业最厉害的人,把他们的声音传递给大众的过程会让很多媒体人产生自己和大佬是一样的错觉。”邱晨补充道,“做媒体、做内容对知识结构要求比较高,拥有这些知识的媒体人有些喜欢站在知识金字塔顶尖,鄙视用户,认为他们是需要被教育的人,我认为这两种都是内容创业里容易给自己刨的‘坑’。”

  现场,邱晨就记者的采访,回答了“内容创新应该怎么做”的问题。她说,“内容创新的很多方式不需要我们来做,我们只是在创新困境中苦苦挣扎的人。内容创新最大敌人不是没有灵感,而是自己过往的成就和荣誉。放下原先积累的荣誉,我们才有可能真正做到创新。”

  “大家肯定想从我这里听到关于奇葩说的内容,那我从这儿开始说起。”邱晨开门见山地说。不久前,米未传媒创办的网络综艺《奇葩说》第五季刚刚落下帷幕,作为教练的邱晨坦言,“打了一场非常艰难的仗。”

  事实上,《奇葩说》从第一季到第四季,创下了许多“奇迹”:第一档招商过亿的网络综艺;第一季受众中,20岁到25岁用户是主力,到第四季,35岁以上的观众竟然占到了很高的比例。而第五季的数据,更加“激动人心”。

  “第一,‘95后’的用户占到了《奇葩说》用户非常大的比例;第二,更令我们开心的是,这一季的新观众占到了一半以上。”邱晨说。而她也发现,网络上出现了一些“抱怨”的声音,抱怨最多的是:“你们的爱情题也太多了”。

  “你们以为我想吗?你们作为观众受不了,我们作为选手该多难受。这一季所有爱情题输出的论点加起来,可能已经超过了所有选手谈恋爱的次数。哪有那么多东西可以讲?”邱晨说完,台下爆发出阵阵笑声。

  她随即解释,“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选择,并且不后悔呢?因为所有题目其实都是从用户来的。”在这季《奇葩说》开播前,编导组曾发动了大规模调查,了解用户喜欢什么样的辩题、真实生活中困扰用户的问题是什么,结果发现,大部分困扰都集中在感情方面。“这才是《奇葩说》感情题的由来。”她说。

  不过,邱晨也指出,这一季《奇葩说》中,获得最高点击量和评论的话题是关于“知识共享”的,即“假如有一天有一种技术能够瞬间共享所有的知识,是否愿意支持”。这一期节目中,辩手陈铭和詹青云的辩论环节非常精彩,令观众感到震撼,被称作“神仙打架”。

  “神仙打架很好看,但是神仙不能一天到晚打架,神仙打架多了就会被迫下凡。”邱晨说,“作为一个辩手不得不承认,在我的眼里没有不好的题目,只有打不好的比赛。也就是说,感情题也能打出深度,有深度的题目也有可能打得不行。”

  此外,还有用户抱怨《奇葩说》在“讨好年轻人”,对此,邱晨表示,“是的,我们要想方设法满足年轻人的需要,但我们没有资格去教育年轻人,反而是年轻人要教育我们,因为他们才是未来真正社会的中流砥柱,我很高兴向年轻人学习。”

  从观众对新一季《奇葩说》的疑问中,邱晨也总结出新媒体运营的几点心得。首先,新媒体人生产内容要从尊重用户出发。很多观众期待《奇葩说》能够改变年轻人的想法,但邱晨认为从价值观引导年轻人的做法略显傲慢,“我们只有尊重用户,才能做出受用户欢迎的内容,才可能进一步影响用户。”但她也强调,尊重用户也不要被用户期待所绑定,“很遗憾,这就是每一个媒体人需要去平衡的一件事情,平衡能力决定着内容的深度。”

  邱晨说,从杂志、报纸到现在的综艺,她也做了十多年的媒体工作。她表示,做内容是一件特别容易让人“嗨起来”的事情。

  “做传统媒体会接触非常多各行各业最厉害的人,把他们的声音传递给大众的过程会让很多媒体人产生自己和大佬是一样的错觉。”邱晨补充道,“做媒体、做内容对知识结构要求比较高,拥有这些知识的媒体人有些喜欢站在知识金字塔顶尖,鄙视用户,认为他们是需要被教育的人,我认为这两种都是内容创业里容易给自己刨的‘坑’。”

  现场,邱晨就记者的采访,回答了“内容创新应该怎么做”的问题。她说,“内容创新的很多方式不需要我们来做,我们只是在创新困境中苦苦挣扎的人。内容创新最大敌人不是没有灵感,而是自己过往的成就和荣誉。放下原先积累的荣誉,我们才有可能真正做到创新。”